愚人节的闹剧

中国新歌声
谁会知道周六(4月1号)的半决赛,周一(3月27号)突然通知我要去参加。还是在洛杉矶。临时买机票,订酒店,租车,刷的一下银子就花出去若干百刀。
先是在海选赛里给我待定,然后把我淘汰,然后通知我说加州那边又推荐我,突如其来的比赛,要不要这么百变。完全不给我时间准备——记歌词……好吧,硬着头皮上,没时间换歌了,那就还是《千里之外》咯。

4月1号 凌晨4点45分
知道早上7点15分的飞机,从家到机场是半个小时的车程,停车、过安检大概是半个小时,提早半个小时到登机口。倒推回来,5点半出发就没问题。
所以,闹钟4点45分响起。起床,冲了个澡,洗漱穿衣,抓了要带的东西,开车出门。

5点23分
从车库倒车出来,车里放着《千里之外》的伴奏。我对自己背歌词的自信通常是非常低的,所以,今天的目标是到达现场以前听一百遍!
天还没亮,周围很安静,开车心情很好。

5点30分
为了安全起见,打开 Google Maps 查一下交通状况。
嗯,看起来290和6号交界的地方有点堵。不过就堵四分钟,就当多听一遍《千里之外》了~

5点36分
遇到堵车的地方了……车流还在动,很慢,越来越慢。
再次打开 Google Maps ……天!堵车变成了18分钟!要不要这么快升级啊!
马上发了微信给一同出行的朋友,可能会迟到一点。不过幸好我打了提前量,只要七点能到机场就没问题。

5点40分
糟糕,车流彻底停住了。然后我又是在立交桥上,完全不能进退。看不到前边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能干等着……

5点52分
还停着,朋友问我能不能走 local ……很明显,除非我连人带车一起跳下十来米高的立交桥,我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内心开始有点焦虑……把车里音乐换了一下,听《离歌》的伴奏。尝试改变心情。

5点59分
给加州的工作人员发去了微信,说明了我正被堵着车,已经二十分钟了,有一丝丝的可能赶不上飞机……

6点09分
我手机还有问题,时来有信号时来没有……安全起见,把登机牌发给了朋友,嘱托如果我六点半还堵在这里,就让他登机。从之前半个小时的状态看来,我开始慢慢觉得,这趟班机似乎赶不上了。
他告诉我,他在8号公路上也堵着……我是该怎么感受这条消息呢?

6点15分
我看到警车的红蓝交替的闪着的灯了!从来没觉得警车这么亲切过。虽然我所在的地方还是没有动,我还是告诉了朋友我看到警察在疏通了。他跟我说他马上要到机场了。
然后,我手机又没信号了。

6点29分
朋友到了机场,我这边车流总算开始慢慢往前移动了!我可以看到,前面封路了。警察一个车道一个车道地在让车流下高速。这段是三车道的路,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,三个车道上的车流一条一条地在移动。
有自私的人,趁空换车道到正在移动的那条。而我这条道,貌似移动地最慢。
心里开始打鼓……是要不道德地切道呢还是延误航班?
还没容我做决定,警察居然让底下辅道的车流通行了!我们高速上的三条车流又死死地停在那里了。
我关了车里的音乐。因为,任何多余的声音都只会让我的心情变得更糟。

6点32分
我目测离疏通的那个口大概只有一百米了。现在我这条道正在移动。心里总算释怀了一点。算一下时间,还要开半小时才能到机场……看来一会得超速开。

6点33分
什么情况!!我在最右边的车道,左边两条道都通了,就我们这条道没动!
赶紧变道。开过去才看到,前面一辆货车停在那打着双闪纹丝不动。
还好我没有像傻子一样继续等着……

6点34分
总算下了高速!
所有堵着的车是从一个入口反开着下来的。也就是连续两个 U-turn 然后进入辅道。
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但是立马又开始焦急起来。因为,现在真的是要分秒必争了。我已经比原本打算好的时间安排晚了整整一个小时。
朋友和我说他在大厅等着,帮我把登机牌也打印出来了。我说,你先进去吧,我还要半个小时……

6点43分
手机刚才又没信号了。现在我转上了8号。我说,我来了。他说他过安检了。

6点53分
我只顾着开车,超着速,但又不敢超速太多,怕警察抓了,我就彻底废了。
后来我发现朋友跟我微信说,他在刚过了安检的那个口等我。

6点56分
他走到了登机口。
我总算要下8号了!
又一个突发情况!我眼睛尖锐地发现一块公告板上写着 “JFK Blvd Major Accident / Exit closed” 也就是说,前方去机场的出口有重大车祸,出口关闭!
什么叫祸不单行?什么叫愚人节的玩笑?突然间顿悟!
这是在玩我吗?!
豁出去了,幸好我开的是 SUV ,左右瞅瞅没有警车,我冲进路边的草地,直接下了高速,走小径。

6点59分
我前几天预留了一个机场外面的停车位,有大巴接送的。因为比机场内停车要便宜。但是现在我已经没得选择,直接朝航站楼的停车场开去。完全不顾机场停车有多贵,心里想着只有一件事——赶上那架该死的飞机!

7点05分
我到了。
航站楼的停车场找停车位这件事,我已无力吐槽。那时我的心里想的是,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一个停车位,哪怕车子在这么拥挤的地方不小心蹭了,我都认了。还好最后运气好,在电梯口刚巧有一个唯一的空位。我心里想的又是,这个玩笑,好像结束了,最终,我成功地赶到了机场。

7点07分
是吗?我成功了?
呵呵,笑话!机场还有安检,还有长长的过道……

7点13分
不幸中的万幸,大清早的安检人不多,大概只耗了6分钟我居然就过了安检!
安检的过程中,我听到了我坐的那班航班的最终登机通知……
然后,我发现我记错了登机口!A17 愣是被我记成了 A13 ……现在相信我为什么对记歌词没信心了吧?
还好我没记成 B17 ……
于是,过了安检之后我一路从 A1-A15 的区域跑到 A16-A30 的区域。这中间的路程居然如此的长……
我边跑边用微信让朋友替我和空乘说一下我的情况,让他们等等我。居然没摔跤。还好我只有一个背包的行李。

7点19分
我知道,一切已经来不及了。A17 登机口空空的,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在和一个乘客交谈。我强行打断他们的对话,问还能不能登机。
工作人员和机上的乘务员打了个电话,说:“Sorry. Sir I’ll have to put you on to the next flight. The gate has been closed.”
我平静地接受了。不然还能怎么办?
工作人员说她帮前面这位旅客弄完之后就帮我改机票。等待的同时我发了一条 Facebook 的状态。第一次在 FB 上爆粗口,咒骂290。
后来我从登机口的窗里目送那架我没能赶上的飞机被推到跑道上……心理活动已经不记得了。大致是:如果这是一次上天对我的检验,希望到此为止吧。让我这一天之后的一切都顺利一些。

7点26分
机票在我再三追问和确认下改到了9点的航班,飞去 Las Vegas 然后再转机去洛杉矶。
到 Vegas 的班机当地时间10点半就能降落,但是要等到1点半才能飞去洛杉矶。真正到达洛杉矶的时间是2点半。
立马和加州联系,没有收到回复。想来,现在加州是早上5点半……之前在堵车的时候发给她那时她那边是早上四点……
这个时候老婆打来电话,估计是看到我 FB 上的咒骂了。心情不是太好,没聊太多。然后我就走去边上的登机口等待9点的航班了。

之后的时间,就没有太精确了

8点多
我在候机坐着的时候,刚才在登机口和工作人员交谈的那个旅客坐到了我旁边。他是去 Denver 的,貌似只是来改航班。于是,由于我们没有相同的处境,我没想和他多聊。因为,我比较可怜……
候机的时候不把电脑拿出来可能这是头一次。我就那么呆呆地坐在那里等着,手机里的游戏没有玩,网也没怎么上,只听着比赛要用的伴奏来着……仿佛对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了兴趣般挨到了8点半,登机。

9点吧
航空公司的那个工作人员可能看我太可怜,帮我改的机票居然给了第三排的靠窗座位。而且也是第二区登机,所以我大概是前十个上飞机的乘客。这让我心里稍稍平衡了一点。
上了飞机我和朋友说我要飞了,他还没降落,所以我没有等回复,就开了飞行模式。话说回来,即便我没开飞行模式,就我这手机那德行,估计也撑不了多久就没信号了。

过了一会
起飞。一切都很平稳。
突然思绪回到第一次来美国坐飞机起飞的那个时刻,感觉,九年,就这么快过去了。诶,双鱼座的浮想联翩开始发挥作用,加之这几个小时以来的情绪波动,很快我就忘了我在想些什么。
……回过神来后,我塞上耳机,戴上帽子,闭上眼睛,音量调大,听着歌,睡觉。

(美国西部时间)10点多
飞机快降落在 Vegas 了。我打开窗板,刺眼的阳光从 Vegas 的各种高楼大厦里反射过来。还是不太能想象这样一个沙漠环绕的城市居然是如此的纸醉金迷,不停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吸引人的气质。
从飞机跑道上可以看到那些我以前去过的赌场的大楼,颜色鲜艳。不小心瞄到其中一幢——Trump——心里一咯噔,自从 Trump 上台以来这五个字母似乎到哪都有。
这瞬间又让我联想到之前看过的一篇文章,说你一旦开始关心某个东西,就会发现那东西在你生活里出现地会越来越频繁。最好的例子就是,如果你买了一辆车,你就会发现,街上开着的同型号的车比你以前感觉到的要多很多。
诶,又跑题了。
此时,我那朋友已经降落在洛杉矶了。和他通了电话,他叫了 Uber 去比赛现场。

将近11点
下了飞机,还没走出登机口,我就听到 Vegas 机场独有的,老虎机的诱人的音乐。没错,拉斯维加斯,连机场里都摆放着各种老虎机。
但是饥饿交加的我,顾不上太多,跟老婆和朋友报了个平安就跑去觅食了。
吃了一个 Philly Cheesstake 加薯条饮料(薯条巨难吃)之后,之前饿得发抖的身体不再抗争了。我也算正式从飞机上的昏睡中醒过来。去了下洗手间洗了把脸整理整理自己。
然后,我对自己说:来了 Vegas 不赌一把对不起自己;但是我本不该来 Vegas 的,所以不要太过分。
看看钱包里11块零钱。抽出一张10块,走向老虎机……
哦,对了,我吃饭的时候还特地搜了一下机场里的老虎机到底有没有可能赢钱。结果去年还真有人一把赢了990万……
于是,我把我仅有的10块钱赌资塞进了同样的那个机器。
10块钱,40个 credits ,8把游戏,就结束了-。-前后用时3分钟……一分钱都没赢!我为了不显得太悲催,就在那又坐了一会,假装看了一会屏幕上的赔率规则。
然后,默默走去了登机口……

12点左右
我居然在这么繁忙的航站楼里找到了一个座位!
这时好像也已经彻底接受了命运的安排,逻辑开始回归大脑。我就拿出了电脑,开始工作……没错,工作。边上一个老爷爷看看我满屏幕的代码,问了几句,我淡淡的描述了一下说我在写一个 App ,他就没什么话可以接了……
同时因为有 Wifi ,我可以正常与外界交流-。-
加州的那个工作人员仍然没有回我。我有点崩溃……如果12点半不到就算自动弃权的话,我还费这么大劲飞过来干嘛。
朋友跟我说他已经到了比赛地。我请他帮我和加州的工作人员说一声,让他们了解我的现况。

快1点
轮到我登机了。突然一看手机,收到了加州工作人员的微信,说没问题,她会帮我安排到靠后一点的组里。瞬间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飞机起飞再降落,我听了一路的《千里之外》。

2点05分
机长说提早20分钟到达了。于是我很开心,早一分钟就代表我能多一分钟准备后场。
结果!我们在跑道上停了20分钟。因为登机口不能提早准备好。所以,白激动了。

2点35分
飞机滑行至登机口、下飞机大概花了半个小时。还好我没有什么托运的行李,下了飞机直奔租车行去取车。
哦,这不是意味着我要自己跑过去。出了机场后有大巴过来接乘客去租车行。
不争气的大巴让我等了十多分钟才出现。然后,洛杉矶国际机场10多个航站楼它一个一个停过去,直到3点出头才把我们一车乘客送到了租车的地方!

3点12分
进了租车行,我心就凉了。
里面黑压压一片的人,都在排队取车。我心想,算了,都已经到了洛杉矶了。哪怕赶不上比赛,至少也去看看吧。
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我看到一个奇特的机器:Express Kiost ,也可以叫做快速租车柜员机。更奇特的是,没有人排队!
我从排队长龙里面钻出来,一路小跑屁颠屁颠地跑去那台机器。两分钟后连上了一个客服。三分钟后走出了服务厅去取车!
我心里又开始情绪颠簸,这是不是一种转运的征兆?我是不是好运降临了?

3点20多分
P 的好运降临!
打开 Google Maps 一看,28迈的路,堵车要开一个小时!虽说这里是以堵车出名的洛杉矶。但这是周六啊!要不要这么绝情……
然后,关键时刻,手机又没信号了。我心想这回摊上大事了。要是手机没信号,导航不能获取最新的交通状况,万一我又碰上个车祸,就彻底悲剧了。

于是,接下来一个小时,我开着手机导航,听着伴奏,放声哼着参赛的歌曲,又不敢哼太大声怕累了嗓子,行驶在洛杉矶那恶心的交通里……
手机一有信号我就查微信。并且给我朋友和工作人员更新我的预计到达时间。

开了大概20分钟,朋友跟我说他们组进去了。他是 C 组,我是 D 组……
又过了20分钟,他说他唱完了。
然后我意识到,其实他可能早就唱完了,是我的微信因为时有时无的信号,才收到了消息。
我和工作人员(每次都叫她工作人员好累,但是我博客里真的不想叫别人的名字……)发过去微信说我还要15分钟。发了5分钟才发出去……
她说“我们等你,现在在休息”。心里一阵暖,差点哭出来。

4点半,我拖着我疲惫的身躯,走进了比赛的演播厅。
4点半零30秒,导演组说,D 组进场……
他们火速给我贴上号码牌,D-7,然后,我踉跄地跟其他几个学员一起进了候场房间。D-1直接就上台唱了……而我,嗓子都没来得及开,好几个小时连水都没来得及喝,就已经在这里候场了。
我到处张望看房间里有没有水。呵呵,没有。同时,D-2,D-3,D-4 都唱完了。我放弃了喝水的想法,专心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突然,外面主持人说:“接下来是 D-7 ,来自休斯顿的王劲。”

是我不会数数吗?!还是这一切都是幻觉?!为毛 D-4 之后就直接是 D-7 啊?!

于是,经历了12个小时的奔波,在到场十分钟后,又渴又没准备好的我,登上了《中国新歌声》美西赛区半决赛的舞台。
台下三个老师,四台摄像机,十来个工作人员,简短介绍完我自己后,伴奏响起……

3分钟,唱完了。

呵呵,12小时为了3分钟。而且是没有准备好的,3分钟。心里的沮丧到了极点。因为,我怎么可能发挥正常?!

在台上的我,强颜欢笑,评委老师也对我笑。下台后,没心情去听组里剩下的选手唱得怎么样了。
所有人唱完后,我们一起再次上台,评委开始逐一点评。

我的点评是,“你的声音很好,音准和节奏也很到位,但费玉清的音域是很广的,听你的高音部分有点吃力的感觉。”没了!

那一刻,我彻底看清了选秀节目的本质——碰巧符合那场比赛的评委的喜好就行。别的都是瞎扯。

为什么?

因为在休斯顿的海选那轮,评委说“你的声音很有特点,音准和节奏都很准,尤其是高音很好。但是低音部分好像还欠缺一点。”

两个截然不同的点评,因为那是两个评委。好了,听完这段,我心里也就彻底放下了。接下来无非就是走个过场,因为,晋级之路,止步于此了。

然后评委开始宣布直接晋级的两个人。第一个站在我左手边,第二个,评委说:“这位选手我们以为 TA 是合唱,结果居然是一个人完成的。”

真的?!真的是我么?!他难道说的不是《千里之外》?!

不是!

是我右手边的那个人,德国和北京的混血。唱的什么我真的不记得了。可能评委所谓的“合唱”指的是两个国家的血统的合唱?当然,我现在的陈词已经有偏见。可能那姑娘真唱得不错。

呵呵,反正,我就被待定了。

待定之后能晋级的几率就小很多。最终从待定选手里选出十个晋级。于是,在等待了又一个小时之后,所有组的学员一起上了演播厅的舞台。六个选手被叫出来唱第二轮,没有我。

确实有唱的好的,我服。但是也有几个唱的时候走音的。真的,他们比我强么?

又一次上台,评委开始一个一个报名字。不是我,不是我,不是我,不是我,不是我,不是我,不是我,不是我,不是我,呵呵,没有意外,不是我。

好了,这趟旅程的意义,结束。

我和我那朋友,双双落败。
虽然心里早已知道这必然会发生的结局,还是垂头丧气但又强装坦然地走出了演播厅。看看外面天还亮着,速度回想一下这过去的14个小时,我对自己说了一句:真折腾啊。

不久之后结识了另一个从休斯顿飞过来的落选了的小伙伴。我们一行三人开车去市中心吃晚饭。

路上发泄吐槽那是自然的。虽然没走心,但是把赛制、评委、主办公司都粗略问候了一下,心里畅快了不少。然后我们决定组个“淘汰三人组”,艺名“T3天团”……相约回休斯顿后去 K 歌。呵呵,有种回到大学的那种不知天高地厚不要脸地瞎侃的那种感觉。但是,这确实是一种久违了的,我怀念的感觉。

所以,我们成为了朋友。

那货(为了区别两个人,我原来就认识的朋友叫我朋友,新认识的那个叫那货)介绍了一家韩菜馆,据说有最好吃的牛肉锅。但是要排队。
我不怕排队,那是经历过这次排队之前我能说的话。
这一家,我们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。我穿了单薄的短袖T恤,在洛杉矶这种昼夜温差极大的城市里的晚上站了一个半小时。
聊了不知道多少个话题,似乎都是和这次比赛相关的。但都是些没营养的内容,只记得,说话不用负责任,想到哪说到哪,很放松。

终于进去吃到了传说中非常好吃的牛肉。
恩,确实好吃。于是,我们厚着脸皮又点了一锅。点的是小锅,等了二十多分钟出来一锅大锅。顿时我们都石化了。完全吃不下。

最终,真的没能吃下。

那货晚上11点59分的飞机。呵呵,这时间,是航空公司在搞笑么?
而我们订的酒店在机场边上5分钟的车程。所以,我们就送他去机场。一路上一直调戏说要不干脆改到明天和我们一起飞吧。晚上一起喝酒去。

还是准时把他送到了机场。

回到住处,我一点都不困。22个小时醒着,并且处在焦躁和紧张的情绪里,我不知道怎么收回来,怎么休息。
于是,在我的再三唆使下,我朋友陪我一起去酒店的酒吧喝酒……

第一杯我都没在意,犹如喝水般咽了下去。不过记得味道不错。陪酒的小零食也很可口。猛然意识到,这酒不便宜。有点后悔,感觉自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,没能“高冷”地品一下。
所以,要了第二杯,口味相似的。

与此同时,收到刚才放到机场的那货的微信,说“我来陪你们喝酒”……
他坐的航班票卖多了,航空公司给500刀和住宿,找人坐下一班出发。他便答应了。弄了半个多小时,他和我们坐在一起喝酒了……

凌晨1点半
酒吧打烊。回到酒店房间,一头倒下。酒上头来,昏沉地感觉,总算让我有了睡意。给前台打了电话,定了6点半的闹铃,稍微看了一下电脑,就睡了。

4月2号凌晨2点半
我真正睡着,应该差不多是这个时间。
算一下,前一天4点45分起来,加上两个小时时差,一整天。
这愚人节的闹剧,正式收场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